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陌生男人

 阿明是一位出租司機,因為家裏尚有年邁母親,老婆子女要養,所以不得不做兩份工,早上在餐廳幫手,晚間就租了輛計程車來載客。

  他生來正直勤勞,從不跟人計較,街坊們都對他很好,還叫他好好先生,可惜他的老婆阿美就相反了,她為人小氣又口大,常誇大事情兼愛八卦鄰居的家事,將他家的小事傳至各街坊,使到被傳的那家感到難堪,因此結下不少怨家,幸好阿明出頭為她調解,街坊們都看在阿明面子上,不少肯就此了事,但個個見到阿美如見到鬼般地躲著走。

  阿明不時勸阿美少理他人事,不過阿美每次都是左耳進右耳出,令阿明感到無可奈何,從此就由得她了。一日晚上阿明上班後,阿美在睡夢中聽到隔壁傳來吵架聲,更有女人帶哭的大喊大叫,本來就愛多事的她絕不會放過這個難得的機會,伸長耳朵偷聽起來,最後竟傳來求救聲:“救命呀!殺人呀!”嚇得阿美心驚膽顫的跳起來,還以為只是普通的吵架,沒想到竟殺起人來,尖銳的聲音又再傳入耳朵,阿美忍不住了,確定聲音是來自隔壁阿珍的家後,就提起膽慢慢打開窗口偷看,但卻看不到什?,只聽這時一把男人的聲音罵道:“死婊子,竟然趁我不在家時偷漢子,看我不打死你!”“劈劈啪啪”又是幾個耳光,女的似乎已暈厥過去,毫無回音。

  阿美驚得不知所措,想要報警,家裏又沒有電話,一時間想了個辦法,就抓起棒子小心奕奕不弄出聲響地打開後門,閃了下身子就來到阿珍家的後窗,從漆黑的窗口向內窺望,又沒有發現什?,連吵聲都像空氣般消失了,阿美疑惑不已,等了一陣還是毫無動靜,就轉回自己的後門去,在黑暗中像看到半個人影站在眼前,沒想到不看沒關係,驟看下就差點暈倒,門前站著只有上半身且血淋淋的男人,右手還拿住一把斧頭,血不斷地滴在地上…………

  阿美嚇得呆住了,男人忽然抬起斧頭往她頸部就砍,阿美眼前一黑,就昏了過去。

  當醒來時,阿美髮現自己竟睡在床上,身旁還有個面目不清的男人,下半身隱隱約約似有似無,驚慌下想跑出房外,這時房門“吱”一聲打開,進來的是剛交更的阿明,他看到阿美的神色,再看到床上的男人,整個人呆住了,跟著大怒地打了她一巴掌,還踢她幾下,這時怒氣完全掩蓋睡意,阿明滿眼血絲不能控制地大哄大叫,砸爛了不少東西,還吵醒老母及孩子,隔鄰也紛紛亮燈出來觀看,有些更來到阿明家門前伸頭探個究竟。

  “死婊子,竟然趁著我出外駕車時與人鬼混,看我打死你!”阿明發狂般追著阿美一邊打一邊罵,老母拉也拉不住,孩子更哭個不停,鄰居阿珍夫婦試著打開阿明家的大門,但一時沒能打開,忙叫阿明老母開門讓他們進去勸架。

  門打開時已經是太遲了,只聽阿珍發出“啊!”一聲,整個身子就倒在血泊中,而阿明卻手拿著斧頭像個木頭站在一旁,剛才的那一砍差點令阿美的頭顱與身體分家,但也救不到奄奄一息的她了,身體抖了幾下就斷了氣。

  阿明老母,孩子,阿珍夫婦及一些街坊個個嚇得說不出話來,阿明更是像呆子般還站在原地,緊緊握著斧頭的手,這時卻像無力氣般,接住“當”一聲,斧頭應聲掉了下來。

  經過警方調查,當晚阿美家其實並無外人闖進,更不用說是床上睡了個男人,阿明為自己辨護確是見到有個陌生男人後才抓狂的,但法官基於就算是妻子偷漢子,也不該揮斧頭殺人的理由,阿明最終被判入獄十年,老母聞判後,抱著孩子在旁哭個不停地,令人不禁淚下。

  這件怪事令整個街坊都為阿明感到不值,但同時又無能為力,唯有時不時送些食物及用品給阿明的可憐老母與孩子。

  其實到現在身為當事人的阿明,也不清楚當時為何會有個陌生男人在家裏出現,而阿珍又不在了,答案又該問誰呢?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