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百合》展映大影節 大銀幕訴說小人物辛酸悲苦

2012年3月28日晚,電影《百合》《失戀33天》作為第十九屆北京電影節入圍影片在中影資料館藝術影院展映。電影放映後,《百合》導演周曉文、主演王梓桐親臨現場,與現場觀眾見面並進行了深度互動。



  一部傷“心”的影片



  電影《百合》風格獨特,以訪談的形式講述了一個名叫百合的少女的故事。她未婚先孕,快生孩子時結果男友跑了。自己在一個黑診所裏生下孩子,結果孩子卻患有先天性心臟病。為了籌集給孩子醫病的八萬塊錢,她想了各種方法卻困難重重。無論是嫁有錢人還是賣腎,抑或是棄嬰,最後都因為自己的原因而失敗。百合也有理想,很簡單,就是開家拉麵館,成為城裏人。可這樣簡單的理想用百合的話說就是“妄想”。她單純,從來不抱怨生活,在劉楠抱歉提起她的傷心事時,百合卻是很平淡的說:“你到這裏來,不就是想提我的傷心事麼?”如此單純的人,命運女神卻不眷顧她。導演安排了三個結局,卻似沒有結局。



  導演現場暢談《百合》創作



  影片結束後,導演周曉文、主演王梓桐同觀眾進行了交流。在提及自己創作該主題原因時,周曉文表示現在大環境下四類電影比較吃香,即歌功頌德類、殺人掠貨類、粉拳玉腿類和打情罵俏類,而真正關注小人物、弱勢群體的影片很少。自己選擇這樣的主題是因為不想讓這樣的影片消失。同時自己發現在沿海發達城市特別是打工者眾多的城市出現了很多年輕的未婚媽媽,而她們每個人身上都飽含著一個關於生活的悲慘故事。花了三年,最終向大眾呈現出這樣一部電影。用周曉文的話說:“百合完美的令我心碎。”周曉文坦言自己最喜歡百合是因為她從來不抱怨生活,而作為最美好的女孩,她自己卻不知道。




  談及自己安排三個結局以及寫文字時問個風格的咖啡館的原因時,周曉文戲稱討論結局時第一種結局太悲,第二種結局不太舒服,第三種結局有點飄,索性都接上讓領導選擇,沒想到都給保留了下來。而文革風格的咖啡館則無關劉楠的轉變。周曉文說有那麼些人,他們喜歡文革時期的風格,他們有自己的問題,而劉楠就是這樣一種人。而她由一個捕獵者到一個關愛者,只是個人的轉變,與牆上毛主席的畫像無關。



  第五代導演重歸影壇,現場推“中國第一新人”



  作為中國第五代導演,周曉文在闊別影壇12年之後再度歸來,並為觀眾獻上了這部展現人性之美的電影《百合》。在他看來,自己的創作準則可以歸納為一句話,那就是只拍有感而發的電影,套用現場一位觀眾的話:“我要謝謝這個導演,我覺得我看到了電影人的良心。我覺得人要看人的東西,您能挖掘人性的東西,我希望您能朝這個方向繼續前進。”而初入螢屏的王梓桐,雖說是新人,但出色高效的完成了“百合”這一人物的詮釋。周曉文笑稱其為“中國第一新人”。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