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爸爸的守護

我和丈夫結婚之後和公公住在一起,而公公和丈夫都是嚴肅的人。他們兩個做事從來都是一絲不苟的。而公公還經常用手指著天花板說道:“爸爸在看著呢!”

  好奇怪!

  婚後的日子過的有些鬱悶,丈夫在家裏的表現一點都顯得不浪漫。而且公公整天都在家裏面挑東揀西的。

  “小心!爸爸在看著呢!”公公說道。

  我偷偷地問過丈夫,問他公公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可是丈夫臉上的表情顯得緊張的要死。

  “噓!小聲一點,我爺爺會聽見的!”

  有一天,我小心意意地爬上了家裏的閣樓,閣樓的大門是鎖著的。我趴在門縫上看了看,裏面除了一個盒子就沒有其他的東西了。

  什麼啊!好沒勁!

  公公病了,住進了醫院。醫生對我丈夫說道:“這次可能不行了。回去準備一下後事吧!”

  “那就回家吧,我家人一定要死在家裏才行。”丈夫說道。

  這是什麼奇怪邏輯?

  而公公自己也堅持要回家去,醫院裏面只好讓他出院。

  “我只要能死在家裏,以後就可以看著你們了。”公公躺在病床上說道。

  真是好恐怖啊!我聽了以後渾身汗毛直豎!

  公公死了!在痛苦了整整的一個星期之後。

  “為什麼不再送去醫院?”我對丈夫質問道。

  “你不懂!”這就是丈夫的回答。

  公公的屍體就那樣的躺在屋子裏,而丈夫也沒有打電話去火葬廠聯繫後事。反而將這件事給保密起來了,而且還警告我說不許對外人提起。

  真的好詭異啊!

  這天,丈夫來到了公公躺著的床前,然後用手敲了敲公公的腦袋。

  “爸,你死了嗎?”他問道。

  而公公如我所料的並沒有回答他,而這是當然的了。

  我開始出汗!

  “恩!看來是真死了。好!可以動手了。”

  動手!這是什麼意思!

  丈夫拿出了一把手鋸,開始鋸下公公的腦袋。

  “這下爺爺應該可以放心的休息去了。”鋸完之後後,丈夫滿意地說道。

  而我則被丈夫所做的這件事,嚇的躲在牆角裏面說不出來話。丈夫放下手鋸然後轉上走上閣樓,等他下來的時候手裏拿著上次我看到的那個盒子。

  這裏面到底是什麼?!我有些不敢想像!

  丈夫從盒子裏面拿出了一顆頭顱,那棵頭顱已經化為了幹屍。而且看得出來已經放置了不少年份了。

  他是誰?!

  “爺爺!您可以放心的休息去了。現在輪到爸爸來照顧我們了。”丈夫對著那乾枯的頭顱說道。

  說完,丈夫他把公公的腦袋放進了那個盒子,然後把盒子送上閣樓。繼而又把那個乾癟的腦袋送到了地下室裏面。而我經常在地下室裏面畫畫!竟然從沒有發現過在我的身邊還會有這種東西。那個地下室裏面究竟已經收藏了多少顆這樣的頭顱?!

  想到這裏,我感到的是驚恐萬分!這實在太可怕了!

  當丈夫回到我的身邊時,他根本就不在乎我的恐懼。

  他一把抱住了我的身體,“一定給我生個孩子,我要男孩。”丈夫說道。

  “決不!我要離婚!!”我尖叫道。

  “你是離不開我的。”丈夫顯得毫不在乎。

  “爸爸會跟著你!記住!爸爸在看著你呢!”丈夫說完用手指了指上面的閣樓。

  “爸爸一切都在看著呢!”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