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藍色家庭:分一半海水給火焰.

每個孩子都有自己的性格色彩,如何辨別自家“毛毛頭”的性格色彩並搞定他,是爸爸媽媽需要學習的一門功課。



學習性格色彩後,很多朋友都羡慕藍色父母與藍色孩子之間的資訊傳遞方式—四目相交、盡在不言中。也許,在戀愛和婚姻中,兩個藍色“無聲勝有聲”的交流堪稱完美。但在親子關係中,當“藍色”家長需要帶動“藍色”孩子積極自信地面對挑戰時,卻難免會出現一些問題。“藍色”凡事往往從負面去思考,藍色性格的家長如果自身沒有足夠的修煉,很容易傾向於悲觀、對孩子批評挑剔居多;而藍色性格的孩子天生心事重,會把小批評變成大負擔、鬱積起負面情緒,一時難以消除,這對成長並無好處。



問題一  過於苛求,壓力深重



從客戶那裏聽來一個真實的故事,每次都在課堂上引為案例,讓聽眾噓唏感傷。“藍色”爸爸工作中以作風嚴謹、近乎完美而著稱,在領導崗位兢兢業業工作十幾年,從無差錯。可歎的是他不僅自己追求完美,對兒子的學習也很挑剔。兒子從小學到初中,每次大小考試的分數出來後,爸爸必定拿著試卷一一批評。不幸的是兒子也是“藍色”性格,本來就給自己很多壓力,加上爸爸的挑剔苛刻,整日活在抑鬱之中。



“藍色”兒子日日努力讀書,功課逐步前進,唯有一門數學,每每落於半數同學之後。因為他所在的班是年級的數學重點班,高手眾多,更有幾個“紅色”的數學天才,每天不用溫習,題目也解得飛快。兒子眼見自己如此用功,卻還追不上那些頑皮搗蛋不用功的“紅色”,頓感命運不公,內心更加消沉。爸爸是有心人,把兒子的班級情況摸了個透,也知道兒子的用功和辛苦,但他始終覺得:玉不琢,不成器;不瘋魔,不成活。於是,爸爸每次以拐彎抹角甚至冷嘲熱諷的方式批評兒子,希望這塊鐵終能成鋼。



兒子內心不斷失衡,卻從未正面向爸爸提出??悲劇發生在一次數學期末考試失利之後,兒子懷著沉重的心情回到家,把試卷交給爸爸,爸爸只看了一眼,說:“這就是你考的?”爾後再無多話,揚長而去,把兒子獨自留在家裏反省。兩個小時後,兒子最要好的同學接到他的短信:我走了,告訴爸爸媽媽,我對不起他們。得知消息的爸爸趕回家,只看見一堆人圍在自家樓下,兒子早已從天臺墜落??



“藍色”的深思熟慮本來是優勢,但發揮過頭就成了心事太多難以排解,這就可以理解為什麼很多“藍色”在戀愛和交友時願意與“紅色”為伴,他們想借“紅色”的快樂和傻氣帶動自己,走出陰霾重見陽光。“藍小孩”不像“紅小孩”那樣滿山遍野瘋玩,他們通常只是安靜地擺弄自己的玩具,或者靜靜看著四周,但他們其實非常敏感,一個小細節就能讓他們思忖很久;而他們也是容易注意到人生的陰暗面和消極面的,對於他們而言,世界已經千瘡百孔了,如果父母也是同樣的視角,甚至更加負面,只會讓他們停留在深重的黑暗裏。這種情緒甚至可能伴隨他們一生。



“藍色”家長如果想讓“藍色”孩子變得積極和正面,首先要改正自己的心態,多關注孩子好的方面—甚至不妨多拿孩子守規矩的優點和班上不遵守紀律的“紅孩子”比較一下,他所需要的僅僅是積極正面的引導;可以慢慢帶領他走進人群,學會欣賞周圍,坦然地接受來自同伴們的關心和愛,雖然這份關愛有時是吵鬧的。



問題二  缺少交流,各自揣測



芬是朋友眼中的完美女人,卻擁有一段不幸的婚姻。結婚15年,丈夫脾氣暴躁,心情不好便加以辱罵,有時甚至動手。“藍色”的她對丈夫已經失望,但又不肯輕言離婚,只是為了兒子。直到兒子上初中,芬做好了充分準備,才和丈夫分開。兒子小時曾目睹爸爸動手打媽媽,內心留下陰影,卻從未對任何人提起自己的感受。同樣屬於藍色性格的兒子,像其他完整家庭的小孩一樣規規矩矩讀書、長大,直到高二下學期,眼看就要迎接人生中第一次大挑戰—高考,竟沒有任何預兆地不去上學了。



芬為了兒子失學的事,心中憂慮重重,卻沒有正面質問兒子。她的理由是,萬一自己逼得太緊,反而不妥,所以每次芬看著在家裏看書或者發呆的兒子,都是旁敲側擊:在家裏待久了悶不悶?想不想念同學們?兒子只是輕描淡寫地回答:沒事,挺好的。芬閱讀了很多心理學書籍,試圖接近兒子的心,也去過學校瞭解情況,跟兒子的班主任和要好的同學談過,試圖找到兒子不去上學的原因,卻總是霧裏看花,搞不明白。芬和兒子一聊到上學的問題,兒子淡然以對:我還沒有做好準備。



芬一直沒有向任何人訴說自己的困境,直到知心好友發現端倪,細細深談下來,發現問題十分嚴重。好友勸她學習性格色彩來自救,她寫了一封長信給我,詳細列舉了對兒子心理的種種猜測和可能性分析,唯獨缺少的是,和兒子正面溝通的結果。在瞭解了自身性格之後,芬發現了自己的誤區:和兒子缺少直接正面的交流,總是期望用默契的方式來溝通,一旦資訊不對稱,默契無法達成,交流的隔閡是那麼的難以逾越。換了“紅家長”“紅小孩”,遇到同樣的問題,也許已經大吵一架鬧得不可開交,但也很有可能在吵架說開之後彼此心裏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因為知道了兒子也是藍色性格,芬決定寫一封信給兒子,把所有的擔憂、關切、疑問全部寫進信裏,並告訴兒子,無論你怎麼選擇,媽媽永遠站在你這邊,媽媽的出發點是幫助你成為你想成為的優秀的人,而不是把自己的願望強加給你。



收到兒子的回信後,芬很驚訝,原來兒子不上學的原因恰恰是為了母親。芬說過,希望兒子學醫,前途會有保障,但兒子偏偏喜歡文學,他不想放棄自己喜歡的科目,也不想讓母親擔心,於是選擇了逃避。在信中,他告訴母親,當初父親打母親時,他很自責自己沒有挺身而出,一直心懷愧疚,現在考大學是唯一可以報答母親的方式。但他又很矛盾,理不出頭緒,他希望能靜靜地想清楚自己的出路之後,再去上學。



洞悉真相的芬告訴兒子,其實媽媽說希望你學醫,只是為你將來考慮,現在你既然有自己喜歡的科目,選擇自己想選擇的,並沒有錯,只要你努力,學任何一門學科,將來都會有保障,媽媽可以放心。一切說開之後,兒子的心事放下了,重新回到學校。



“藍色”習慣於用“做”代替“說”,這跟很多“紅色”抱怨“藍色”愛人不說“我愛你”是一個道理。有些事你不說我也知道,那是完美的默契,但還有些事是需要直接溝通的。兩個人彼此都不說、彼此都以自己的揣測代替直接的溝通,那無論發生在情侶之間,還是親子之間,都是很糟糕的事。



問題三  共同生活在沒有安全感的世界裏



偶爾一次敞開心扉的交流,讓我意識到“藍色”好友從小生活在毫無安全感的世界裏。據他父親描述,他還在孩提時,跟父母一起去旅遊,別的父母和孩子都幸福地入眠了,只有他無法入睡,總擔心陌生的旅館四周有什麼可怕的東西在窺伺,父母只能抱著他在旅館周圍轉圈圈,全部巡視過之後才能帶他去睡覺。從小,藍色母親把家裏打掃得一塵不染,客人來家,從進門到陽臺要換五雙拖鞋,所有衣架黑色和黑色排在一起,白色和白色排在一起,掛鉤一致朝向同一方向。家裏東西稍微亂了一點,母親就會感到不安。睡覺時,被子要疊得整整齊齊方可以睡,藍色好友覺得只有睡在像信封一樣的被子裏,才能感到安全和舒適。



長大以後,“藍色”好友交過三任女朋友,都因為生活方式不合拍而告吹。他受不了對方的大聲說話、東西沒有放好、忘帶東西這些“毛病”,總覺得一旦次序亂了,就有可怕的事情降臨;而對方也同樣無法忍受他走到餐館吃東西還要盯著防火通道,凡事擔驚受怕。“藍色”好友本性中就有過於細緻、缺乏安全感的特質,因為母親也是“藍色”,便愈發強化了他的這種特質。他就像一個生活在藍色保溫瓶裏的藍色水族生物般,一旦離開了瓶子,就無法呼吸,這嚴重地阻礙了他和其他人的相處。



“藍色”習慣於生活在封閉的世界裏,上天賦予他們獨特的能力面對孤獨,也讓他們擁有敏感的觸覺去發現更多潛在的危險,就像礦工總是攜帶金絲雀下到礦井深處以探測是否有毒氣一般(因為金絲雀對瓦斯敏感)。這本是一件大好事,但對於藍色自身,卻需要極大的勇氣去克服這種不安帶來的負面情緒,以及過於擔憂安全而給身邊人帶來困擾。藍色父母如果希望藍色孩子快樂地長大、擁有幸福美滿的人生,從小就應該注意到孩子這方面的傾向,幫助他們克服對外界的不信任和不安全的感覺—當然,藍色父母首先要解決自己的問題,這至關重要。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