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午夜的問侯

天氣是在椰子入睡前開始轉變的。剛才還悶熱難忍,這會兒便開始電閃雷鳴。

  這樣的天氣應該是很愜意的,因為一場暴雨就在眼前。涼爽的風透過窗子撫開窗簾,閃電在瞬間劃亮夜空。

  然後,一聲悶雷“轟隆隆”巨響,炸碎了椰子剛剛感覺到的愜意。她的心裏感到了一絲恐懼----今夜只有她一個人,未婚夫橋到百里之外的白城出差了。

  椰子抓起枕邊的電話撥一串熟悉的號碼,可等了幾秒鐘,卻是機械的聲音“對不起,您撥叫的用戶無法接通……”

  椰子生氣的將話筒扔掉:在最需要他的時候卻……這時,窗外又一陣閃電,接著,一聲異常響亮的炸雷響起,“轟隆隆!!!”椰子感到身體一震,心臟像觸電一樣一陣痙攣,她驚恐得差點叫出聲來!

  雨聲在瞬間響起來,涼意浸透了椰子整個身體。她本能地蜷縮著自己的身體,將薄薄的毯子緊緊裹在身上。又一陣風掀開窗簾,電閃將窗外的樹影印在雪白的牆上,張牙舞爪猙獰可怖!

  椰子感到頭皮一陣陣發麻,心裏一陣陣發怵。她顫抖著身子起身下床,走到窗前準備將窗子關好。

  這時,又一陣風猛地掀開窗簾,閃電瞬間將房間照亮。就在那一瞬間,椰子從梳粧檯的玻璃鏡中看到自己身邊站著一個人!

  椰子嚇得魂飛魄散,“啊”地一聲尖叫!----那個人不是別人,正是自己的未婚夫橋!----可是,橋怎麼會在這裏呢?他應該在百里之外的另一座城市啊!

  椰子驚魂未定,下意識打開了燈。瞬間房間裏亮如白晝。她看到除了自己沒有別人!椰子心有餘悸地望了一眼梳粧檯,一切正常!

  這時牆上的掛鐘敲響,剛好午夜零點!

  椰子靠著牆,喘了幾口氣。她回想著剛才那驚恐的一幕,心想一定是自己的眼花了,一定是自己太想念橋了,想此刻橋能在自己身邊。可是,她又怎能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呢?分明是橋,她不會看錯。她與橋相戀五年,連橋在太陽下的影子她都能一眼辨出,何況是鏡中的影像?就算那影像只是閃電的一?那!

  椰子突然想到了什麼,撲向電話開始撥號。可是,話機裏仍然只是“對不起,您撥打的電話無法接通!”見鬼,真是見鬼了!平日裏橋的電話一向都是開機的,怎麼今晚?一陣恐慌襲上心頭,想起剛才的影子……椰子差點哭出來。

  “鈴~~~~~~~”這時電話突然響起來。椰子被鈴聲嚇得一哆嗦,她抓起電話,裏面傳來熟悉的聲音。

  “椰子嗎?睡了嗎?”是橋!橋的聲音!一如往昔般溫柔。

  “橋!我,我怕……”椰子像是溺水的孩子抓到了救生圈,“橋,你在哪里?外邊打雷,好響,我被嚇壞了!”

  “寶貝,不怕,不就是打雷嗎?我還在白城呢,明天才能回去。你自己照顧好自己,早些休息,好嗎?”橋的聲音聽起來很真切,只是有些空洞。可能是夜太靜了吧。

  “橋,我剛才.....剛才打雷的時候,我,我看見你了!”椰子吞吞吐吐地說。

  “不會吧!你是不是太想我了?好了,別胡思亂想了,乖乖的睡,好嗎?”橋的聲音依然溫柔,像是鎮定劑將椰子的心平靜下來。也許剛才真的是太緊張了吧。椰子輕輕的松了一口氣。

  “椰子,記住,不管發生什麼事,我的心都會在你的身邊。椰子,我永遠愛你。”說完,橋掛上了電話。

  此時窗外的雷雨已平息下來。一陣睡意襲來,椰子漸漸沉入夢鄉……

  而第二天,橋還是沒能回來。員警來的時候,椰子覺得腦子裏一片空白。

  橋是在前一天夜裏往家趕的時候出事的。風雨路滑,車子滑下幾十米的深溝……橋被送進醫院,但已經太遲了。他流血過多,終於在零點之前永遠失去了心跳……

  椰子終於倒了下去。她醒來的時候,想起了橋最後對她說的話:“椰子,記住,不管發生什麼事,我的心都會在你的身邊。椰子,我永遠愛你……”

  椰子淚流滿面。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