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樓道裏的木盒

這個故事發生在一個平靜安寧的院子裏。那是個大院子,裏面有四棟樓,每棟樓有七層。
它發生在第三單元四至五樓的緩步臺上。。。。。。
“哎呀,又過了一天,還要上七樓,真是累死了!”她叫小可,是一明初二的女生,雖然膽子很大,好奇心很強並且有很高的洞察力,但是一聽到鬼心裏就不由生起一股寒氣了。
她上呀上,來到了四樓至五樓的緩步臺。那原來有一口大缸,是別人家不要的 ,它的口倒著放在角上。“唉~,這缸上怎麼有個木盒??從哪來的??”小可不由自主地伸手上前摸摸。“不像是木匠做的,好像是自己打的,怎麼還潮乎乎的。”小可想著想著後背就冒涼風,它控制自己不再想,使勁往樓上跑去。那木盒長不到半米,約一仗高,上面結了厚厚的蜘蛛網,看起來年代久遠好像還有字。回家後,小可想了很多,她也是帶著所有對木盒的疑問入睡的。
第二天的清晨,小可背著沉重的書包往樓下走,一眼便瞧見了那個顯眼的木盒。那木和處處透著詭異,好像在吸引著她,她不敢再看就跑著下了樓。
到學校後,她立刻把此事拿出來與小豬探討(小豬是人,請注意!!!)小豬正在吃著早餐面百,牛奶,冰淇淩,鍋巴。。。。。“小可,你也太多心了,你不會懷疑世界上有鬼吧?”
小豬一邊吃一邊說“我想那是不可能的,你可不要向別人瞎說。”“誰說世界上沒鬼,連我都不告訴嗎?”這時,大米進來了,她試小可,小豬的好友,長的一般不是太聰明。小豬就不同了,她長得還好伶牙俐齒,鬼點子很多,可就是愛吃。“呀,大米,什麼時候來得這麼早呀?又沒寫完作業吧。”小豬喝著奶說。
夜晚來了,小可背著沉甸甸的書包回家了,當她邁進樓門口第一步她就害怕了。就像昨天一樣,她又來到了四樓至五樓的緩步臺上。她使勁跺著腳,可樓道裏的感應燈怎麼也不亮。
她在黑暗裏向樓上摸去。
回到家裏“媽,四樓的燈怎麼不亮了,嚇死我了。”“沒停電,燈也是昨天剛換的,誰知道它怎麼就不亮。”小可的媽媽回答道‘著可怪了’小可尋思著。“哎,小可又想什麼呢?家裏要來客人了,去下樓買酒去,快點!”小可沒有辦法拒絕,只好下樓。現在是星期五的11:55分~~這麼晚還要下樓,四樓的燈還不亮。她一步一個臺階地往下走,四樓顯得比哪一層都要黑。正是因為這樣,她隱隱約約的看見前面的得小木盒裏有一絲微弱的綠光。她小心翼翼地從盒子邊走過,摒住呼吸,對盒子裏的東西是又好奇又恐懼。“~鐺”清脆而悠揚的聲音在黑夜裏回蕩,原來是午夜的鐘聲已經敲響了。小可深吸一口氣,又下了四級臺階。“救救我呀,我好冤枉,救我~~”聲音十分微弱但很清晰,正是從那神秘的盒子中傳出的。小可嚇得回頭猛看盒子,卻被一片綠光刺痛了眼睛。她現在頭腦裏一片空白扔下瓶子就像樓上跑去。。。。。。。
“我怎麼了?這是在哪里”翌日清晨,小可迷迷糊糊地坐了起來“對了,昨天我好像見鬼了,扔了瓶子就往樓上跑,然後~~然後~~”“然後你就在六樓的緩步臺暈倒了,我們下樓把你臺上來的。”小可的父母不知從哪走了出來“哪有什麼鬼呀?這孩子整天迷迷糊糊的。”“叔叔,阿姨,這可說不准!”小可這才發現原來小豬,大米,臭屁迪也都在。“怎麼樣?今晚有空嗎?”小可奇怪地看著發話的大米,不知道他要幹什麼 “我們四個今晚一起去捉那個女鬼,好嗎?”“啊~天啊~~”小可又暈。
夜幕很快地降臨了,她麼在11點左右又來到了那一層。“天?!我不要再噩夢重演了!大米,我們上樓好嗎?我給你們下方便面,OK?“好唉!正好我肚子餓了。小豬在一旁起哄。“喂,你們是不是想小可下次還見鬼?那就沒人救她了呀。我帶了幾個護身符還有十字架,一人一個,分了之後一定要拿好。”大米說“一會兒我們下去,我和臭屁迪會把盒子撬開。”
你一言我一語,轉眼間便到了11:15。一行人躡手躡腳地摸近了木盒子,12:00就要到了,神秘的木和近在咫尺“喂,你們看,流水了~~”小主拍了拍臭屁迪,用微弱並且顫抖的聲音說。果然,木盒裏又射出了微弱的綠光,說時遲那時快,大米和臭屁迪在同一時刻拿起工具沖了上去。眼看就要撬開了,木盒裏的光愈來愈盛,女人的聲音又回蕩在了樓道裏。盒蓋倏地打開,強烈的光芒刺得他們睜不開眼,身體晃了幾晃,便眼前一黑。。。。。。 
“快醒醒呀,快點!”大米搖動著每一個人,小可,抽屁迪,小住都醒了“啊!我們怎麼還在這兒?現在都一點多了。”小豬喊叫著。突然,盒子又一次搖晃起來,發出劇烈的響聲。大米卻鎮定地說:“吧你們的十字架沖著這個盒子,快!”他們每個人都舉起十字架,對著那個木盒。那個木和好像沒什麼反應,它還是使勁搖著,突然之間,綠光不見了,盒子也不動了,一切恢復了正常。樓道裏還是那麼安靜,那種死的安靜。“喂,我們沒事了吧?”小可問著。“嗯,我剛剛只是讓你們穩住它,它並沒有消失。我們趕快去找人。”一行人快步跟著大米下了樓。
小可家附近有一家小店,裏面昏暗暗的,煞是神秘。雖然牌匾上的文字沒有誰能看得懂 ,但是人人都知道那是一家驅鬼店。現在小可他們正站在店內的黑暗之中“大師,幫我們一個忙好嗎?”大米說著,大師從簾子後走了出來。他的臉仿佛被燒過一樣,那樣子好嚇人。他的長髮吧他的另一半臉擋住了,那眼神像鷹一樣犀利,不斷掃視著小可等人。“說吧~”那聲音是那樣的低沉。知道了來龍去脈後,大師答應幫他們的忙。到了小可加的院子後,大師說:“去叫員警,然後點上一堆火,災下麵等我。“他獨自一人上了樓。小可等人在樓下仿佛能看見樓上的綠光。
半小時過去了,大師抱著個盒子下了樓。“啊!大師好厲害啊~太棒了!”小豬鼓著掌說。只見大師吧貼了好幾張黃符的盒子放在了火堆上。忽然,盒子裏發出了淒厲的叫聲“救救我~不要~不要啊~~”不過過一會就沒聲了,盒子也燒沒了,只剩下屢屢輕煙。大師轉頭囑咐員警說調查一下一年前失蹤的人,就走了。
一個星期後,小可他們約好一塊去警察局看結果。“您好,我們~嗯~相差一下那個女鬼的身份與死因。員警看了看我們,同意了“她叫李梅,一年前因為父母離異的緣故,她獨自生活。那年她21歲,它與一個叫劉強的男生戀愛了。處了2個月後,六強第一次開口向她要錢,李梅很愛他,當然會給。可是以後劉強向她要錢非常頻繁,她覺得很奇怪。一天,六強向李梅要完錢後,李梅跟上了他,發現他在拿錢買**,和什麼所謂的“老大”一起吸。很不巧,李梅被發現了。他們把她分屍,釘在了盒子裏。然後扔進大海。被一個老太太農上了岸,一之放在樓道裏。
出了警察局,大米說:“好了,最近大家也挺累的,好好休息一下,別想太多。“小可走到家門口,她深吸了一口氣,上了六樓。她突然發現牆角有一塊青石板。好奇心趨勢她向裏看去。一個血淋林的人頭正對她笑啊笑啊。。。。。
返回列表